我想做壹個撤撤底底的叛逆者,對於那種用試卷定格人生的倉皇,壹直嗤之以鼻。盡管明了我只能墨守成規的學習,只能學習。

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壹支筆輾轉了幾代人,幾個春秋。要換來的不過是身份的質變。但是靈魂深處的野性與惰性永遠都是壹對矛盾體。都搶先著讓自己占上風。成王敗寇。 我想做壹個撤撤底底的叛逆者,對於那種用試卷定格人生的倉皇,壹直嗤之以鼻。盡管明了我只能墨守成規的學習,只能學習。

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壹支筆輾轉了幾代人,幾個春秋。要換來的不過是身份的質變。但是靈魂深處的野性與惰性永遠都是壹對矛盾體。都搶先著讓自己占上風。成王敗寇。

甘願現狀的招搖過市,或是不拘平庸的壹撅而起。都在壹念之間磨合。我們,都在尋覓壹個定點。哪怕是錯的,也總比無章的在原地糾結好很多。至少這洋,任何人都不會在顛簸的歲月裏流離失所。

成長的路像壹個無底洞。延伸,壹直延伸。

到了盡頭曾經的喜怒哀樂,頓時變得微不足道。我不願意沈淪於S說的曾經輝煌就好的膽怯。換言之,沒有任何壹個頭腦清醒的人情願在回憶裏糾纏不清,比如曾經的成敗。

想象不到或是不敢想,下了的賭註所抉定的的軌跡。骨子裏滲透的叛逆與不羈,若隱若現。徘徊在安樂與艱苦的邊緣,盡情的讓挫折給自己加冕。

想變壞,輕而易舉。要變好,卻再也不可能挽回最初的模洋。青春絕不會放縱自己為壹個總是在彳亍的浪子而滯留。

這些,我們都心知肚明。

L說,我們都不要復讀。無論如何都必須在同壹年考上大學,我慣性的用片刻的清醒肯定的回應著。像回應壹個與我無關的諾言。而他,毅然抉然。那種對夢渴望的野性,像壹只狂奔的馴鹿。

有些路看起來很近,走起來卻很遠,缺少耐心永遠都走不到盡頭。

猶記得,那時最敬佩的長者對我說,相信自己,明天的陽光會因為妳而更加明媚。我壹直信服,並執行。但是,任何信念都敵不過歲月的蹉跎。盡管我壹直都不相信時間真的會殘忍的把壹個完整的人雕琢的面目全非。

壹直都很喜歡這句話, 生命中總會打來很多苦難的球,我們要做的不是去躲避它而是想辦法如何去接住它。成王敗寇的時間真的很現實,哪怕遍體鱗傷,也要活的漂亮。的確,在我們來時的旅程中,總會接受很多生命的洗禮。但是,無論每壹次有多糟糕,慶幸的是,我們沒有逢見在劫難逃。對於成長,無論多麼艱難,都要繼續向前,因為只有放棄的那壹刻,妳才輸了。

能讓壹個人墮落的原因,只有壹個,沒有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