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正好有事,也到男孩家裡去。就在目送著那位母親和她的親友團離開的瞬間,不知怎麼,我心裡也升起了許多莫名的遺憾,不知是為女孩的不懂事而傷心,還是位那位母親的最終無奈而同情。總而言之吧,儘管事情不是出在自己家裡,但確實讓我想到了很多。

記得前蘇聯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的女兒在十四歲的時候,她有一天向父親提出了一個問題,她問她的爸爸說,什麼是愛情?當蘇霍姆林斯基看到女兒提出的問題的時 候,他給女兒回了一封信,在信中,她這樣對女兒說:“親愛的女兒:你的問題使我心情非常激動。今天你整整十四歲了。你正在跨越一個界限,越過它你就是一名 成年女性了。你問我:“爸爸,什麼是愛情? ”一想到我今天已不是跟一個幼稚的孩子在說話,我的心就跳的益發歡快。

你在跨越這個界限,願你幸福。但做一個幸福的人,只能是在你成為有智慧人的時候。 ”的確,對於所有的少男少女們來說,他(她)們都需要跨越這個界限,而能否正確地跨越從青少年到成年人的這個界限,也'只能是在你成為有智慧人的時候'。 畢竟,在現實生活中,沒有任何的從來和假設。人生的幸福,常常來源於你對事物的正確選擇,而對事物的正確選擇,則又取決於你心存智慧和正確地面對生活。 那天,我正好有事,也到男孩家裡去。就在目送著那位母親和她的親友團離開的瞬間,不知怎麼,我心裡也升起了許多莫名的遺憾,不知是為女孩的不懂事而傷心,還是位那位母親的最終無奈而同情。總而言之吧,儘管事情不是出在自己家裡,但確實讓我想到了很多。

記得前蘇聯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的女兒在十四歲的時候,她有一天向父親提出了一個問題,她問她的爸爸說,什麼是愛情?當蘇霍姆林斯基看到女兒提出的問題的時候,他給女兒回了一封信,在信中,她這樣對女兒說:“親愛的女兒:你的問題使我心情非常激動。今天你整整十四歲了。你正在跨越一個界限,越過它你就是一名成年女性了。你問我:“爸爸,什麼是愛情? ”一想到我今天已不是跟一個幼稚的孩子在說話,我的心就跳的益發歡快。

你在跨越這個界限,願你幸福。但做一個幸福的人,只能是在你成為有智慧人的時候。 ”的確,對於所有的少男少女們來說,他(她)們都需要跨越這個界限,而能否正確地跨越從青少年到成年人的這個界限,也'只能是在你成為有智慧人的時候'。畢竟,在現實生活中,沒有任何的從來和假設。人生的幸福,常常來源於你對事物的正確選擇,而對事物的正確選擇,則又取決於你心存智慧和正確地面對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