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踏入婚姻的殿堂,有了溫馨的家和可愛的寶寶。我的生活更是繁忙。而你,依然孤身一人在小城氤氳著小巧的夢。每次聯繫,你有太多太多想說的話, 而我,卻只給你程序式的問候。我感覺到你的心在一點一點往下沉,可孩子在等著我,工作在等著我,我默默對你抱歉:有空再跟你聊。我給你的,總是匆匆,太匆 匆。

後來,你結婚了,但成了家庭主婦。我們的話題,徹底跟文字分道揚鑣了。但你一如既往掛念我,關心我。你總不忘給我電話,關心一下我。直到發生那一場意外,你再也沒給我電話了。

這 場意外其實就是很普通的按錯號碼。因為急事,我在匆忙打電話時兩次失誤按了你的電話。這連續的電話,竟牽動了你的神經,讓你對我的關心在急促的鈴聲中急速 膨脹。你急了,太多太多的牽掛蜂擁而上,於是,你一次又一次地回撥。但我忙於事務的處理,沒接,直到暫告一段落,才去聽你那永不放棄的電話。你的聲音很 急,儼然是家長,滿滿的擔心。可我,或許是太累了,我懶懶地,甚至有點不耐煩地告訴你:我只是按錯,我現在很忙。你沉默了,我感覺到你痛了,你冷了。我寬 慰自己,有空再跟你好好敘敘。

但在回家的路上,我把手機丟了,把你也丟了。其他同學、同事、朋友在後續的聯繫中,我都能補上號碼。可你, 再也沒有給過我電話。如果沒有那場按錯號碼的意外;如果平常的通話,我能多一點溫情;如果我不把感情的表達一次次拖延;如果……。我相信,你會給我電話, 會的。如今,你傷心了,對​​我失望了。
我又踏入婚姻的殿堂,有了溫馨的家願景村和可愛的寶寶。我的生活更是繁忙。而你,依然孤身一人在小城氤氳著小巧的夢。每次聯繫,你有太多太多想說的話,而我,卻只給你程序式的問候。我感覺到你的心在一點一點往下沉,可孩子在等著我,工作在等著我,我默默對你抱歉:有空再跟你聊。我給你的,總是匆匆,太匆匆。

後來,你結婚了,但成了家庭主婦。我們的願景村話題,徹底跟文字分道揚鑣了。但你一如既往掛念我,關心我。你總不忘給我電話,關心一下我。直到發生那一場意外,你再也沒給我電話了。

這場意外其實就是很普通的按錯號碼。因為急事,我在匆忙打註冊公司 香港電話時兩次失誤按了你的電話。這連續的電話,竟牽動了你的神經,讓你對我的關心在急促的鈴聲中急速膨脹。你急了,太多太多的牽掛蜂擁而上,於是,你一次又一次地回撥。但我忙於事務的處理,沒接,直到暫告一段落,才去聽你那永不放棄的電話。你的聲音很急,儼然是家長,滿滿的擔心。可我,或許是太累了,我懶懶地,甚至有點不耐煩地告訴你:我只是按錯,我現在很忙。你沉默了,我感覺到你痛了,你冷了。我寬慰自己,有空再跟你好好敘敘。

但在回家的路上,我把手機丟了,把你也丟了。其他同學、同事、朋友在後續的聯繫中,我都能補上號碼。可你,再也沒有給過我電話。如果沒有那場按錯號碼的意外;如果平常的通話,我能多一點溫情;如果我不把感情的表達一次次拖延;如果……。我相信,你會給我電話,會的。如今,你傷心了,對​​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