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暉國際渡假村 台東池上

愛是壹種感情

愛是壹種感情

音樂讓我的世界更加豐潤美好

愛音樂,愛一切,我只要有時間都會聽歌,走路時,吃飯時,睡覺前時,我都是雙耳戴耳機,在音樂的世界裡,沉迷,有的時候太過於沉醉了,錯過了時間,錯過了 站,但是我想錯過就錯過了吧,慢下來的腳步有什麼不好,錯過了,可以讓你發現另一個世界的美好,太過於按部就班生活中偶爾來個意外的驚喜,這樣何嘗不好, 沒有人可以阻擋我追求音樂的腳步,也沒有什麼可以隔開我音樂的親密接觸。

我喜歡的音樂很廣泛,有古典的,現代的,勁爆的,輕柔的,所以有的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心裡住了兩個人,一個是活潑奔放的我,一個溫柔似水的我。其實哪個都不 重要,因為都是我,也許是音樂讓人更加貼近心靈,也許是心靈在音樂中的到釋放,不知道是應允成就了我,還是我在音樂中找到了我,但是我只知道音樂讓我的生 活更加美好。

每當傷心的時候,我會聽一些輕音樂,比如薩克斯,鋼琴曲,笛子曲,輕音樂不同於歌曲,它是單一樂器發出的更加純粹的聲音,它沒有歌詞,但是它的留白更加增 加了人思緒的想像的空間,與創造的空間,所以心裡浮躁的人,是聽不了輕音樂,不純粹的人,也聽不了輕音樂,就如水墨畫需要留白一樣,只有懂得它的人,才知 道留白的美,它的旋律可以帶領你到其他事物過得因為它會讓我的心瞬間沉靜下來,思緒在悲傷的情懷裡,得到解脫,爾後再沉浸在一種安靜祥和的世界中。在這個 世界裡,我的心的頻率隨著音樂的旋律起伏。

( 繼續閱讀... )

一絲飄搖的念想


我又踏入婚姻的殿堂,有了溫馨的家和可愛的寶寶。我的生活更是繁忙。而你,依然孤身一人在小城氤氳著小巧的夢。每次聯繫,你有太多太多想說的話, 而我,卻只給你程序式的問候。我感覺到你的心在一點一點往下沉,可孩子在等著我,工作在等著我,我默默對你抱歉:有空再跟你聊。我給你的,總是匆匆,太匆 匆。

後來,你結婚了,但成了家庭主婦。我們的話題,徹底跟文字分道揚鑣了。但你一如既往掛念我,關心我。你總不忘給我電話,關心一下我。直到發生那一場意外,你再也沒給我電話了。

這 場意外其實就是很普通的按錯號碼。因為急事,我在匆忙打電話時兩次失誤按了你的電話。這連續的電話,竟牽動了你的神經,讓你對我的關心在急促的鈴聲中急速 膨脹。你急了,太多太多的牽掛蜂擁而上,於是,你一次又一次地回撥。但我忙於事務的處理,沒接,直到暫告一段落,才去聽你那永不放棄的電話。你的聲音很 急,儼然是家長,滿滿的擔心。可我,或許是太累了,我懶懶地,甚至有點不耐煩地告訴你:我只是按錯,我現在很忙。你沉默了,我感覺到你痛了,你冷了。我寬 慰自己,有空再跟你好好敘敘。

但在回家的路上,我把手機丟了,把你也丟了。其他同學、同事、朋友在後續的聯繫中,我都能補上號碼。可你, 再也沒有給過我電話。如果沒有那場按錯號碼的意外;如果平常的通話,我能多一點溫情;如果我不把感情的表達一次次拖延;如果……。我相信,你會給我電話, 會的。如今,你傷心了,對​​我失望了。

( 繼續閱讀... )

恰巧遇見了這一幕

那天,我正好有事,也到男孩家裡去。就在目送著那位母親和她的親友團離開的瞬間,不知怎麼,我心裡也升起了許多莫名的遺憾,不知是為女孩的不懂事而傷心,還是位那位母親的最終無奈而同情。總而言之吧,儘管事情不是出在自己家裡,但確實讓我想到了很多。

記得前蘇聯教育家蘇霍姆林斯基的女兒在十四歲的時候,她有一天向父親提出了一個問題,她問她的爸爸說,什麼是愛情?當蘇霍姆林斯基看到女兒提出的問題的時 候,他給女兒回了一封信,在信中,她這樣對女兒說:“親愛的女兒:你的問題使我心情非常激動。今天你整整十四歲了。你正在跨越一個界限,越過它你就是一名 成年女性了。你問我:“爸爸,什麼是愛情? ”一想到我今天已不是跟一個幼稚的孩子在說話,我的心就跳的益發歡快。

你在跨越這個界限,願你幸福。但做一個幸福的人,只能是在你成為有智慧人的時候。 ”的確,對於所有的少男少女們來說,他(她)們都需要跨越這個界限,而能否正確地跨越從青少年到成年人的這個界限,也'只能是在你成為有智慧人的時候'。 畢竟,在現實生活中,沒有任何的從來和假設。人生的幸福,常常來源於你對事物的正確選擇,而對事物的正確選擇,則又取決於你心存智慧和正確地面對生活。

( 繼續閱讀... )

在無盡的漫漫長夜煎熬

電視劇一般會在晚上九點鐘左右結束!而男人們的茶已經慢慢變淡變涼了,洗過澡後的輕鬆與竹床的清涼讓疲勞的身體終於有了依靠,望著星星點點的長空,寬寬的 銀河裡流淌著老奶奶講過無數遍的神話傳說,隔著銀河的牛郎,牽掛著是否織女還在隔岸痴痴地相望,兒時的夢想曾經想過要在銀河上造一座橋,讓牛郎織女不必等 到每年的七月初七才能相會。唉!兒時遙遠的夢,以及啟迪他做夢的奶奶,都隨著時間的推移,已經漸行漸遠了!靜諡中酣睡聲此起彼伏!

此時孩子們也知趣地停止了玩耍,回到家中將各自心愛的玩具藏到各自房屋最隱蔽的地方,他們然後自覺地躺在各自父母的竹床上,小心翼翼地慢慢伸長小腳,然後遙望著浩瀚的湛藍的星空,天邊偶爾有一顆流星一閃而過。

給深藍的夜空劃上了一道長長的亮亮的弧線,村落的遠處偶爾傳來幾聲狗叫的聲音,螢火蟲兒撲搧著小小的翅膀,用它微弱的光芒吸引著孩子的目光。漸漸地,這些可愛的螢火蟲伴著他們進入了甜蜜的夢鄉,在夢裡,孩子們正做著七彩的夢,他們像天使般地也擁有了翅膀,飛向遙遠的地方。

( 繼續閱讀... )

重重疊疊在夜空中散落

行走在蒼茫世間,我們都努力讓自己完美,可更多時候,我們感受到的是不完美的遺憾。金無赤足,白璧微瑕,只要我們渴望過,追尋過,就要笑視和淡看那些不完美,因為不完美,我們才最真實。

有沒有這樣一個地方,可以什麼都不用管不用顧不用費思量,可以帶自己接近天堂,激情盡頭有平凡生命無法給予的溫柔,有看透世事摒棄繁華後的小小歡喜?把酒 臨風飲盡滄桑,任寒翠煙波,微風蕩起層層光影,柳絮飄飛。有沒有這樣一個地方,帶月荷鋤,青青園田淡淡菊花香;把酒臨風,青青子衿,悠悠逍遙遊?一串串如 雲往事,飄落的花瓣如音符。感受清靜的意境中,一曲哀怨音符再現。在彩雲追月的浪漫裡,把酒臨風揮灑激情;喝茶品月抒發詩情,讓自己的每一天變得不一般 吧!

我們都不是很完美的人,但我們要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在孤獨的時候給自己安慰;在寂寞的時候給自己溫暖,學會獨立告別依賴,對軟弱的自己說再見。生活不是只 有溫暖,人生的路不會永遠平坦,但只要你對自己有信心,知道自己的價值,懂的珍惜自己,世界的一切不完美,你都可以坦然面對。一直相信,這世界上有一種相 遇,不是在路上,而是在心裡。那年竹樓惘然如夢,纖指紅塵醉影笑驚鴻皓月長歌,把酒臨風傾杯暢飲,飲盡長虹浮雲事。尊前休說彈指間,昨日堪留韶華易逝,豈 料星移半晝。驀回首,舟過群山萬重,何處江湖何處留。

( 繼續閱讀... )

美麗的鴿子,可愛的小屋

你像待在這屬於自己的一方天地裡,那裡有青草,水流嘻戲,鴿子在跳舞,那苔蘚似的小路在林蔭的夢裡伸出,好美,也很愜意。你像愛的使者,象用盲人的密碼語 言在這裡唱讚美詩。你彎下腰撫摸著一隻鴿子的頭,那毛茸茸的羽毛,是那麼的輕柔,軟和,象愛在這溫暖裡穿插,那羽毛茸茸似的在包裹那愛的生靈。

( 繼續閱讀... )

因爲他家沒有牛,也沒有羊

大概公雞還沒有打鳴的時候,山裏面的孩子就要出來放羊或者放牛,不然讀書就會遲到,當然,上學相比于我們的牛羊,從來都是其次。這在沒有農村生活經曆的人看來那是多麽浪漫的事情,我部分認同,因爲我們每天面對著綠色,但當時我們沒有什麽感覺,就只知道放牛,放羊和采豬草。聽大人們說,要是我們長大以後能開個車回來,那就太好了。

( 繼續閱讀... )

幾個春秋。要換來的不過是身份的質變

我想做壹個撤撤底底的叛逆者,對於那種用試卷定格人生的倉皇,壹直嗤之以鼻。盡管明了我只能墨守成規的學習,只能學習。

在這個窮鄉僻壤的地方,壹支筆輾轉了幾代人,幾個春秋。要換來的不過是身份的質變。但是靈魂深處的野性與惰性永遠都是壹對矛盾體。都搶先著讓自己占上風。成王敗寇。

( 繼續閱讀... )

其實那梨並不甜,長的也奇醜

我印象中第壹次回樂至是在我小學壹二年級時候,那是回去是為了將我曾祖母的骨灰安葬到我家的祖墳——壹皮未曾開辟過的野山,那是我並不知道大人們的心情, 好像還玩的挺開心的,幺爺爺房前種了壹棵梨樹和幾棵竹子,當時還有當地的大哥哥摘梨給我吃,其實那梨並不甜,長的也奇醜。

( 繼續閱讀... )

對於友情與自由,我都非常熱切的渴望

很多時候的我都很矛盾,比如,我不害怕孤獨,但我害怕失去自由。因而對於友情與自由,我都非常熱切的渴望。再比如,遇見壹本喜愛的書或電視居,總是迫不及待想要知道後面的內容,

( 繼續閱讀... )

個人簡介

發表行事曆

Apr-2017
SunMonTueWedThuFriSat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已發表文章分類

文章列表

訪客大頭貼

  • coolnee
  • 愛妃外送茶坊
  • kmkryy
Copyright © 2000 LION TRAVEL SERVICE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