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月忽而老了,光陰的屋簷下,多了一份靜謐,安靜中可以聽到花開的聲音,可以聽到窗外的鳥鳴,也可以聽清自己內心的聲音。
夏天的畫布,色彩越來越濃了,有綠染詩心,也有色彩斑斕的花色,唯獨少了一份清淡,可是又有什麽關係呢,那綠的清亮的葉子,一樣美得讓人心動,那盛放的花朵依然美得驚心。

生命的色調本來就該豐富多彩,濃也好,淡也罷,自己喜歡的,就是最好的日子。
清晨的陽光細細碎碎的,掩映著窗外的薔薇,越發顯得明媚,尋常安暖的日子,走走停停,忙忙碌碌中,有著一份踏實安穩。
歲月的枝頭依舊是繁華盛開,隻是,時光用一份寧靜,將夏的門楣註滿了詩的韻腳,愛著這樣的光陰,不驚不擾,淡淡的喜,淺淺的愛,心若懂,最是怡人。
端坐在季節的門楣,看遠山如黛,花染詩海。歲月,終是將時光的經卷折疊成一朵沈香,越發喜歡那些沈澱下來的美,有了親情的陪伴,友情的溫暖,還有愛情的芬芳,香染心海。
時光的素箋上,總有一種暖掛滿了你我記憶的老墻,最長的情總是平淡,最深的念總是無聲,那些刻骨的疏離的,在曲曲折折光陰的巷口,透過斑駁的陽光,泛著光澤,即便山長水闊,也從未遠離。
越來越喜歡一種慢生活,看一朵雲悠悠飄過,淡淡映入眼簾,在花樹的間隙裏去收集陽光,在一盞茶的清淡中,聽小荷素素開,用帶露水的詩句,輕描老去的時光,隻一低眉,風中便帶來花草的清香,慢下來,總能遇到相通的靈魂,尋一份沈澱後的安穩。
餘秋雨說,生命是一樹花開,或艷麗,或素雅,都是我們這一路的風景,心境,在經歷中豐盈,日子,就在年輪裏厚重,曾經的天真,都隨著這一路的繁華喧囂,刻上了或深或淺的印記。
到了生命的哪個階段,就該喜歡那一段時光,春有百花,秋有月,內心一路盛裝,淺拾歲月裏的點滴,婉約成風景,明媚而安恬。
一輩子很快,轉眼便白雪便覆了春花,將一些糾結的人和事,月白風清的放下,將愛與慈悲,交給歲月來供養,光陰回廊處,依然能走出最美的步調。
曾經,我們都希望守著最初的那顆心,期許此生歲月靜好,如能在染上了滄桑的風煙後,還在一路風雨兼程,便是最美的修行。時光的巷口會有人來人往,我們總會在舊的路上看到新的風景,可不論光陰如何流轉,有些東西永遠不會老,比如愛,比如希望。
塵世的屋簷下,我們一直在路上,生命中的每一個開始和結束,都是最美的銘記,遠去的,都不必追,以歡喜心過生活,以平常心對浮沈,心平氣和的過好每一個當下,溫和的接納,溫柔的遠送,你笑了,生活才會對你微笑。
日子流水一般滑過,終於學會安靜了,學會了與光陰溫柔相待,不再為秋天的落葉傷感,也不再為夏花的雕零而惆悵,但依然保持著對生活的熱愛,和對遠方的期許。其實生活無非就是柴米油鹽,日子不過是雲淡風輕,學會將一顆心安放在尋常裏,將瑣碎的生活過出新意。
雪小禪說:光陰早就把最美妙的東西加在了修煉它的人身上。那個美妙的東西,是清淡,是安穩,是從容不迫,也是一顆最自然的心。
在歲月裏,做一個懂得的人,剪一段流年的素錦,許一份心靈的安暖,以明媚的姿態,在春天裏種花,在夏天裏種陰涼,在秋天裏種思念,在冬天裏種溫暖,無論時光曾經歷過多少唇紅齒白,都不及,這長長的歲月裏,有人一直把你當做身邊最美的風景……
當時光的暖,在昨日的花香中浮動,光陰早已磨平了眼底的滄桑。日子,便回到了最初的模樣,寫意著尋常的喜悅和清歡,妥貼著塵世的安穩,煙火的素箋上,寫滿了愛和慈悲。
心若美好,歲月自當花開,總有一天, 你我所期許的歲月靜好,也會在塵世煙火裏抵達,每天清晨,你和陽光都在,就是我想要的幸福。
用一生的平淡,守望一段歲月,用所有的光陰,妥貼一處風景,一縷書香,半盞清香,還有時光深處的瑣碎,感謝歲月賦予所有的美,願每一天,都這麽的好。